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融资类收益互换叫停难住券商

与客户合作被迫中止,损失由谁负责?

金证券记者 胡春春


    随着融资类收益互换业务被突然叫停,业务被迫中止,损失由此产生,这让券商与客户的关系,在岁末愈发紧张。

百万争议
    “损失究竟由谁来负责?你们还是我们?”过去20天,这个问题一直横亘在国内某大型券商与A股一家上市公司之间。
    事件的起因是,11月末,监管层突然叫停券商融资类收益互换业务,券商与上市公司原本已经敲定的合作被迫中止。扯皮、互撕由此开始。每一方都举足轻重,每一方都寸步不让。这几乎是今年重拳监管下,券商与客户矛盾的典型。
    11月初,这家上市公司设立了一个资产管理计划,准备用于实施员工持股。该资产管理计划规模一个亿,其中上市公司大股东拿出5000万元,剩下的拟通过券商融资类收益互换业务完成。
    《金证券》记者了解到,按照券商融资类收益互换业务的模式,上市公司从券商处借5000万元后,需按照年化8.6%的水平支付一定的利息。
    “从借到钱,到禁令下来,再到确定不能够做,中间几十天,一直到现在,七七八八加一起将近百万元的利息,这个利息谁来承担?我们么,那太不公平了!”上市公司人士质问。
    双方你来我往,数度交锋,关系紧张。一直到本周四下午,对于该如何处理利息的问题,该券商总部仍没有给予明确回复。
    对接这单业务的券商团队在与《金证券》记者的交流中,不断感叹“因为政策原因,这单业务没做成,实在是太可惜了”。

私募冲击
    所谓的券商融资类收益互换,简单来说,就是机构向证券公司借钱买股,并支付一定利息。但实际上,机构并不真正买股,而是由券商直接买股,只是把股票收益返给机构。机构相当于用一定比例保证金和利息,撬动了更大数额的钱去买股并享受收益。
    在实际业务中,这几乎是另一种变相杠杆融资业务。
    11月28日,证监会确认“叫停券商融资类收益互换业务”的说法。29日,中国证券业协会进一步解释了“叫停”的具体内容,称为促进收益互换业务回归本质,证券业协会要求证券公司对融资类收益互换业务进行清理规范。
    实际上,突遭禁令袭击的不只是上市公司。《金证券》记者了解到,在伞形信托(杠杆配资)被清理后,券商融资类收益互换业务一度成为私募、并购基金、上市公 司等青睐的业务模式。其中尤以私募最为典型。因此,在禁令下达后的过去20余天内,私募实际上是受冲击最严重的群体。
    “我们虽然没有钱上的纠纷,但还是跟券商产生了一些矛盾。比如,我们想把保证金什么的撤出,他们就阻拦。政策不给做,券商又不让我们走。”深圳一家私募负责人对《金证券》记者感叹。

券商谨慎
    不得不说,监管重拳治理下,怎么安抚好客户,成了券商直面的挑战。
    沪上一家券商业务部门负责人,在和《金证券》记者谈到年底正在忙什么时,直言“忙着处理和机构们的关系”。据悉,其负责的机构客户中,也出现了因突然的政策变化遭遇损失的问题,目前双方也在就损失责任情况进行磋商。
    他解释说,今年很多方面的监管来得猛、来得突然,而此前券商在创新业务上跑马圈地、快速发展。这意味着,一遇到政策急刹车,从团队到客户会出现连锁问题。
    “有矛盾能解决还好,关键是个别大客户,一旦给别人留下不负责任的形象,就很难挽回了。虽然客观上说政策不是我们能左右的,但是客户却不这么想,所以我们这会儿别的都得放下,就顾着和机构解决问题了。”他告诉《金证券》记者。
    南京一家大型券商相关人士也表示了相同的感受,称“目前负责的部门业务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因为年底不知道还有什么政策,所以不太敢动,万一推广过了,给合作机构带来损失得不偿失。”该人士指出,大家都期待年后,一些政策会不会调整,例如配资,毕竟有需求在。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