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最后一个公募老将试水“事业制”

南方基金杨德龙宣布离职

金证券记者 胡春春


    周日晚间,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基金经理杨德龙宣布离职。
    这位公募基金老将,终于也做出了和他的许多前辈们一样的决定。
    不同的是,他的前辈们大多彻底放弃了公募,转身成为私募中的一员。而他依旧选择留在公募,只是换了一个东家。
    昨天,杨德龙接受了《金证券》记者的采访,在谈到职业选择时,提及了新东家的“事业制”。这可能是目前公募为招揽留住人才,做出的最大尝试。

最后一个老将
    “你算是公募基金最后一位老将吗?”
    “对,可以这么说,比我资格老的、知名的,都走光了,现在剩下的还有点名气的,差不多也就是我了……”
    昨日,在与《金证券》记者的对话中,提及公募基金人才出走的现状,杨德龙略带感伤。
    前一天晚间,杨德龙在朋友圈发布了一篇名为《作别南方,追梦前行》的文章,宣布将从供职了十年的南方基金辞职。“以前别的公募名人离职,你们总是找我来评论,现在终于到我了。”杨德龙笑着感叹。
    记者了解到,2006年7月,杨德龙刚从北大光华金融系硕士毕业,就加入了南方基金研究部。随后在南方基金给予的平台上迅速成长,成为国内知名的策略分析师和财经节目评论员。
    换句话说,南方基金对于杨德龙意义非凡。他自己也称,没有南方基金就没有自己现在取得的成就。
 
去的还是公募
    对于这样一位东家,他为何选择离开?
    杨德龙在给《金证券》记者的文字回复中写到:“离开南方,我做了很多的思想斗争,一方面不舍得离开培养和塑造我的摇篮,另一方面,也是看着南方的前辈诸如邱国鹭总、王宏远总都陆续开启了新征程,他们寻找的那一方天空也吸引着我,或许也更适合我。”
    此前,原南方基金副总王宏远,投资总监邱国鹭均选择离开公募基金,转做私募,前者加入了前海开源,后者加入了高毅资产。
    和他们一样选择“公转私”的原公募牛人还有王亚伟、王茹远、陈扬帆等。这些牛人放弃公募闪亮头衔,转做私募的最大原因不外乎:私募更自由,业绩提成更高。
    昨天,杨德龙在接受《金证券》记者电话采访时,也含蓄地表达了“更灵活的工作制度,更高回报”对他的吸引力。不过,让记者意外的是,杨德龙离开南方基金后,并不是去私募,而是去深圳一家中型公募基金。
    从一家知名大基金公司跳到另一家中型基金公司,结果会更好吗?杨德龙解释,新东家实行了“事业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新东家的红包
   《金证券》记者了解到,所谓的“事业制”,是指由基金经理牵头实行事业工作室制度。事业工作室独立运作(包括发产品、发布策略等),公募基金为工作室提供最大帮助,实现收益由工作室和公募基金分成。
    深圳公募基金人士透露,由于近年来人才出走严重,一直有公募基金在尝试事业工作室制,但没有听说谁家做的成功,或者做的非常好的。
    “毕竟公募本身的条条框框在那里。”上述人士评价。
    杨德龙也提到这一情况,他称事业工作室要想运作起来,必须要有四个条件,一是分成要能兑现,二是分成比例要高,三是公司渠道要能跟的上,四是工作室负责人要有能力。
    据《金证券》记者了解,杨德龙新东家除了在分成上十分大方外,还给他开出了股权激励的大红包。
   
》》》    杨德龙:A股市场已处底部
    昨日,《金证券》记者连线杨德龙时,在提到为何选择这样一个时点宣布离职时,杨德龙回应:市场已经下跌半年了,已经处在底部,这个时候出来发产品,空间会比较大,也能给投资者一个不错的回报。
    此前,公募基金牛人出走,转做私募,都喜欢选在市场上升阶段。最典型的莫过于去年年初的王茹远和陈扬帆。
    杨德龙称,工作室未来主要是发被动性产品,做一些指数类的,“回报会相对稳健些”。                 胡春春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