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投资经理自曝最怕今年债市

违约理由奇葩  买者回回吃亏
      
金证券记者 胡春春

    
    债市中人2015年以来脑中都绷着一根弦。原因无他,监管部门关于债券发行的政策迭出,而兑付密集期正在到来。圈内人强烈预感到,债市违约风险犹尤胜2014年。
                  
“绝不允许”
    3月20日,市场突然传出消息,有关部门紧急要求“对2015年企业债券本息兑付情况进一步排查,绝不允许发生资本市场违约事件”。
    文件中的“绝不允许”四个大字迅速搅动债券市场。债市资深投资经理C总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是当天下午1点多钟。
    对一个债市资深人士而言,有关部门确保没有违约应该是相当开心的事情。但是随后,C总发现了问题。
    他告诉《金证券》记者,从2012年开始,财金司就逐年召集开会,要求对当年到期和回售到期债券进行排查,明确表示“对违约零容忍”。但这一表述跟市场化 的主旋律相悖,所以国家发改委从没有落实到纸面上——在公开场合最激进的措辞是“杜绝出现局部性风险”和“切实防范投融资平台公司违约风险”。
    于是,C总判断这份文件失真,并迅速将自己的看法跟同行交流。

政府兜底?
    两天以后,C总根据自己的经验,在社交平台上发出关于法院对政府《承诺函》性质认定的分析。所谓《承诺函》指的是,地方政府在企业发债过程中出具的担保函。
    根据C总分析,在法院对政府《承诺函》认定的案例中,对于违约情况最理想的判断是,判定政府承担赔偿责任,赔偿额度为未偿还额度的三分之一或二分之一。但 是,出现这类判断情况的可能性也很小,因为此间债权人很难举证地方政府负有“代为清偿”责任。“从司法角度,更大的可能应该集中在判政府无责上。”C总 说。
    “市场化下,债市应该允许违约。”不止一位债券专业投资人对《金证券》记者说。
    C总担心,一旦违约口子放开,投资人可能遇到很多匪夷所思的情况。他以私募债举例说,违约的理由让人大开眼界——有的说担保费太低所以担保无效,有的称总公司不认分公司章的,还有的只对评级进行担保的。
    他进而对《金证券》记者透露,刚刚被撤销融资性担保经营许可证的中海信达,在最新发生实质性违约的“12致富债”中,给债市基金经理们的解释竟然是“发行人通知晚了,没有准备好钱”。

弱势债主
    “这个市场,确实有不少人期待着打破刚性兑付,但是可以肯定,只要违约口子一开,很多奇葩的事情都能发生,回回吃亏的都是债券持有人。”C总对《金证券》 记者举例说,发行人在发债时就想好了逃避责任,在担保等问题上故意制造漏洞;或者发行人借助集团等渠道故意转移资金,集团又不认;还有的发行人就是为了空 手套白狼,不认账。
    深圳一位债市基金经理对此看法表示认同。“只要在这个市场里,违约就不可能不发生,关键是发生后怎么办,恶意不兑付的怎么办。”
    京城一长期配置债券的私募机构人士对《金证券》记者直言,今年不管是私募债、企业债还是其他债种,违约概率较2014年高出很多。在这种情况下,幻想政府 全部兜底不现实,今年发行人凭借各种理由拒绝兑付的情况可能频繁发生,债券持有人能做的就是尽量联合起来将损失降到最低。
   “其实我们做债券投资的很被动,都是事情发生了,才通知持有人。” 京城私募机构人士称。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