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山东天力董事会奇特大换血

大股东放弃正副董事长提名

金证券记者 李砾


    山东天力干燥股份有限公司业绩下挫,14名高管、核心人员不得不降薪20%(详见《金证券》前期报道《业绩锐减降薪两成 山东天力高管钱难挣指望IPO》)。
    业绩动荡的艰难时刻,没成想公司董事会的斗争和变动愈发剧烈。在2014年3月份的董事会换届中,大股东山东省科学院将党委书记、副院长等重量级领导从山 东天力董事会撤走,取而代之的董事会成员的级别,仅是普通科员,其中还有刚进山东省科学院工作一年的25岁年轻人。
    大股东“低配”董事会成员,是主动向山东天力放权,还是另有原因?

背靠大股东
大把课题经费不用愁

    自出生起,山东天力就和山东省科学院有着紧密的“血缘”关系。1994年,山东省科学院、山东舜耕能源新技术发展公司和史勇春等43名自然人共同出资组建 赛特干燥(山东天力前身)。其中,山东省科学院持股15%,山东舜耕能源新技术发展公司持股50%,史勇春等43名自然人持股35%。
    此后经过股权变更,山东天力目前的股权格局为:山东省科学院直接持股28.79%,并通过能源研究所间接持股7.12%,为第一大股东。但《金证券》记者 注意到,山东天力自然人股东从最初的43人缩减至34人,累计持股比例却上升至48.28%。此外,国联高科、山科创投两家法人股东分别持股9.49%和 6.32%。
    史勇春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山东天力原为山东省科学院能源研究所热能室,主要从事节能技术研究。后随体制改革,转制为企业。从简历上看,史勇春在 1982年7月至2011年2月历任能源所热能室主任、能源所副所长、山东省科学院技术开发处处长兼节能中心主任,2011年3月以后才不在山东省科学院 任职。
    公开资料显示,山东省科学院成立于1979年,是山东省政府直属的事业单位,其前身为始建于1958年的中国科学院山东分院。全院下设海洋仪器仪表研究所、激光研究所、山东省计算中心、能源研究所等20个研究开发单位。
    背靠山东省科学院这棵大树,山东天力在申请科研经费时便利不少。招股书显示,此前,山东省科学院内设机构节能中心曾存在与山东天力人员兼职、对部分干燥技 术成果申请课题等情况。据史勇春的介绍,山东天力每年都从国家申请到近百万元的课题费,用于新项目的研发和开发,仅“九五”期间就申请到国家课题经费近千 万元,这在国内干燥企业中绝无仅有。

大股东弃权
创始人登顶董事长

    伴随上市进程的推动,山东天力与山东省科学院之间开始“划清界限”。
    2011年年初,山东省科学院将节能中心相关干燥实验设备全部出售给山东天力,交易金额共计240万元;包括史勇春在内的相关人员也从事业单位脱离,改由山东天力聘任。自2012年起,山东天力不再向能源所等山东省科学院相关单位采购劳务,避嫌关联交易。
    虽然山东天力在业务上与山东科学院彻底分离,但大股东对山东天力的控制却没有减弱。山东天力的上一届董事会中,山东省科学院委派的山东省科学院党委书记李海舰担任山东天力董事长,而副院长姜笛任副董事长。此外,山东省科学院能源研究所副所长丁海成担任董事。
    不过,这一局面在前不久的董事会换届中被打破。2014年3月,山东省科学院提名钟铃铃、程思龙,能源所提名赵保峰为董事候选人。简历显示,钟铃铃今年 31岁,是山东省科学院财务处科员;程思龙今年25岁,2011年8月参加工作,曾任淄博市沂源县财政局科员,2013年7月至今任山东省科学院审计处科 员。
    大股东“走马换将”背后,是否隐藏深意?年轻董事又能否胜任董事职务?《金证券》记者致电山东天力董秘柴本银,但电话无人接听。随后记者向公司证券部发送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前没有得到公司正式回复。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由于大股东放弃董事长和副董事长席位,此前一直任山东天力总经理的史勇春,此次换届中当选公司董事长。
    至此,山东天力董事会9个成员中,除了3名独立董事,山东天力自然人股东、“高管派”提名的史勇春、柴本银、张宗宇占据三席,大股东山东省科学院占两席,能源所提名的董事人选不变。
相比之下,创投机构国联高科虽然持股9.49%,高于能源所的持股比例7.12%,却没有董事名额。《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在山东天力设立的5名监事中,国联高科、山科创投各得一个监事名额。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