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沪工股份接盘舒家企业成输家

经销子公司年亏损上百万元

金证券记者 李砾

2011 年,为了清理关联交易,上海沪工焊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沪工股份)匆忙接手实际控制人舒宏瑞一家套现的四家经销公司。然而,这些销售公司如同烫手山 芋,拖累了沪工股份的业绩表现。吊诡的是,沪工股份此次IPO四大募投项目之一,恰恰是拟使用募集资金3106万,对其中的三家子公司进行“营销网络建 设”。

国内市场下滑
    沪工股份的产品以出口为主。公司2011-2013年内销收入分别约为1.61亿元、1.27亿元、1.29亿元,这一块占总收入的比例从2011年的 38.58%下滑至2013年的26.34%。《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报告期内,沪工股份内销收入明显下滑,缩水幅度约两成。
    与此同时,公司外销业务收入从2011年的2.57亿元,上升到2013年的3.6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也从2011年的61.42%逐年提高至2013年的73.66%。
    对于内销收入的下滑,沪工股份在招股书中归结为“公司下游市场以工业用户为主,尤其是船舶制造、桥梁建设、钢结构等行业受社会固定资本投资增速减缓影响,对焊接与切割设备的需求减弱。”
   
舒氏借机套现
    目前,沪工股份共有四家经销子公司,全部从大股东手中收购而来。2011年6月和7月,沪工股份以净资产作为定价基础,先后收购重庆沪工、广州沪工、天津沪工和沪工销售四家经销商。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四家经销子公司当中,成立于2005年4月的沪工销售经营时间最长,该公司负责国内销售业务,沪工股份以及其实际控制人之一的舒振 宇各持股80%和20%(沪工股份实际控制人为舒宏瑞、舒振宇及缪莉萍一家三口,共持有沪工股份94.19%的股份,舒振宇为舒宏瑞之子);而重庆沪工、 广州沪工、天津沪工分别成立于2010年、2009年和2008年,负责重庆周边、广东地区和天津河北市场的销售。
    从持股情况来看,重庆沪工、广州沪工、天津沪工注册资本均为100万元,舒振宇和自然人卢东华分别持有重庆沪工51%和49%的股权;舒振宇及其母缪莉萍 持有广州沪工80%和20%股权;沪工股份实际控制人舒宏瑞与妻子缪莉萍,分别持有天津沪工股份90%和10%。
    并购时,四家经销公司的盈利情况并不理想。2010年,重庆沪工、广州沪工和天津沪工的销售收入分别为零元、241.53万元和526.28万元,对应净 利润分别为-3.8万元、-26.59万元和20万元。而沪工销售2011年甚至不再从事实际业务,且有宁波恒富和北仑蓝天两笔烂账无法收回——宁波恒富 和北仑蓝天当时处于破产清算阶段,欠款金额共计322.76万元。
    对于如此并购来的资产质地,沪工股份却解释称,并购目的是“完善业务体系,避免关联交易”。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四家经销子公司的并购价格均以净资产为依据,重庆沪工、广州沪工、天津沪工和沪工销售的交易价格分别为43.49万元、45.39万元、96.72万元和64.2万元。沪工股份实际控制人舒宏瑞、缪莉萍和舒振宇一家三口也借此成功套现。

经销公司累赘
    并购之后,四家经销公司成为沪工股份的累赘,2013年共亏损107.31万元。《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沪工销售2013年亏损98.11万元,重庆沪工、广州沪工和天津沪工三家公司净利润分别为3万元、7.1万元和-19.3万元。
    反映在公司总账上,沪工股份销售费用居高不下,公司为压缩销售费用而“烦恼不已”。2011年-2013年,沪工股份销售费用分别为2823万元、 3681万元和3715万元。据招股书披露,公司在2013年对销售部门进行了成本压缩,令2013年销售费用中的员工薪酬和交通差旅费分别降至 1101.21万元和278.69万元,而这两项费用在2012年分别为1241.47万元和360.93万元。
    或许是不得不补上国内销售渠道的短板,“营销网络建设项目”被列为沪工股份此次IPO四大募投项目之一--拟使用募集资金3106万,扩建重庆、广州、天 津三家经销子公司。不过这么转一圈之后,人们也许会生出奇怪的感觉:舒宏瑞一家套现了渠道烂摊子后,却要A股投资者来埋单。
    《金证券》记者就此与公司联系求证,但截至发稿时止,未收到其正式回应。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