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股集体学乖:老股转让变摆设

为早日上市甘愿妥协 

金证券记者 陈岩

IPO申报材料精心设计的老股转让方案,在最新一批即将申购的IPO公司中,却是英雄无用武之地。
    11月13日,证监会宣布发放第六批新股发行批文,其中沪市主板5只新股,深市中小板和创业板各有3只新股。与以往不同,11只新股绝大多数都曾在IPO 申报材料中,上报过高比例的老股转让方案。不过《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最新发布的招股书中,老股转让计划几乎尽数被“撤销”。
    
“老股转让”纷纷过会
    统计显示,在证监会最新宣布核准的11家上市公司IPO申请中,除华电重工之外,其余10只新股都曾在IPO申报材料上报过数量不等的老股转让方案。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广发证券保荐的3家公司申报稿中,老股转让比例都超过了50%。其中,天津凯发电气8月11日递交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计划公 开发行不超过1700万股,其中老股转让不超过1263.57万股,老股转让比例约为75%;广东燕塘乳业原计划发行3935万股,其中老股转让安排不超 过2107万股;将挂牌主板的湖南方盛制药,计划公开发行不超过2726万股,其中老股转让不超过1400万股。
    此外,三环集团、王子新材、道氏技术、雄韬股份、海南矿业、维格娜丝、柳州医药7家公司也都在申报稿中,列明老股转让计划。三环集团的老股转让比例最低,占发行总数的30%。
    据悉,第六批新股大多数都是9月份以后过会的。方盛制药和维格娜丝是10月22日才通过发审会,距离11月13日拿到发行批文,中间只隔了22天。新股公司带着高比例的老股转让方案成功过会,也吸引市场各方关注,纷纷猜测监管层对“老股转让”的限制是否松动?
    
正式发行“销声匿迹”
    “从新公布的发行计划来看,监管层对超募和老股转让的态度并未改变。”北京一位熟悉发行流程的投行人士对《金证券》记者坦言。
    “申报稿中的发行方案只是一个初稿,发审委不会对这块过多关注。发行方案最终如何?还要看发行人和监管层会后的沟通结果。在拿到发行批文前,发行人还要上 报一个详细的发行方案,得到监管层认可后,才能最终获准发行。”该人士感叹,监管层目前态度很明确,不希望看到超募和股东借老股转让大规模套现的情况发 生。
    最新出炉的招股书显示,上述凯发电气、燕塘乳业等10家新股,最终都选择了“改弦更张”。 
    以凯发电气为例,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发行人本次募投项目的计划所需资金量为34353万元,本次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1700万股,全部为新股发行,原股东不公开发售股份。如果本次发行募集资金不足,缺口部分由发行人自筹解决。”
    燕塘乳业、三环集团、王子新材、道氏技术、雄韬股份、方盛制药、海南矿业、维格娜丝也都选择了“不进行老股转让”。仅柳州医药确定老股转让数量上限为562.5万股,占发行总数3000万股的18.75%。

老股东不愿低价兑现
    “实际上,由于现在新股发行价格被压得很低,老股东们对老股转让也并不那么热衷。”前述投行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他接触到的一些拟上市公司股东,都愿 意为了公司早日上市而妥协,不愿意轻易碰触老股转让这块“禁地”。“即便是那些有退出需求的PE股东,也不愿意在上市时低价卖掉,而是希望留到二级市场上 卖个更好的价钱。”
    本轮IPO重启之初,监管层引入老股转让制度,希望借此缓解超募问题。但在实际操作中,老股转让被沦为原股东提前套现的“工具”。今年首轮IPO的48家新股中,实施老股减持的家数占比高达85.42%,减持股票占发行总数的平均比例约42%。
    今年5月份,证监会又对IPO发行进行“窗口指导”,明确了降低老股转让比例、下调发行定价等。“现在都是以同一行业上市公司的平均市盈率为基准,来确定 发行价。新股上市后,股价基本都是翻番的,有的甚至能涨好几倍。即便考虑到后面估值回落等情况,也会比发行价高出很多。”苏南一位券商人士向《金证券》记 者表示,“监管层的严控压力下,低价发行仍会继续。这样一来,老股东不肯实施老股转让也在情理之中,这也是监管层想要看到的结果。”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