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IPO加速 投行仍抱怨“吃不饱”

收入只恢复到往昔一半

金证券记者 李砾


    虽然IPO发行加大了供应量,但对投行的胃口来说还是不够。由于发行控量、限制超募等因素,券商通过IPO项目收入囊中的钞票,不复昔日光景。同花顺 iFinD数据显示,本轮IPO重启以来,共有195家新股公司实现IPO,贡献承销保荐费用合计69亿元。相比2010年的163.4亿元和2011年 的130亿元,这个数字仅相当于一半。
    “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发行名额,什么时候能轮到我们上会?”沪上一位大券商系投行人士向《金证券》记者吐槽,和IPO关闸前相比,现在做业务是活多钱少,日子难熬,就指望着项目成功后能拿一笔奖金。
    
辉煌难再
IPO荷包瘪了一半

    据证券业协会统计数据,2014年全年,国内120家证券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602.84亿元。其中,证券承销与保荐业务净收入240.19亿元、财务顾问业务净收入69.1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86.7%和54.6%。
    毫无疑问,IPO重新开闸催升了投行业务收入,但《金证券》记者注意到,IPO已不再是券商全力追捧的“台柱子”,增发项目承销、并购重组业务成为发力的新看点。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本轮IPO重启以来(2014年全年及2015年一季度,但2014年3月-5月曾中断3个月无新股发行),共有195家新股 公司实现IPO,共募集资金1143.39亿元,为50家券商带来的承销保荐费用合计69亿元。而2014年年初至今,有65家券商共计承销418单增发 项目,实际募资5362.99亿元。券商在增发项目上获得的承销与保荐费用达71.58亿元。
    不难看出,IPO业务为券商带来的收入不及增发。如果算上债券承销、并购重组的财务顾问收入,IPO在券商投行业务中的收入占比更低。
   “就我们公司的情况来讲,以前IPO占投行部总收入的七成以上,现在还不到四成。”前述投行人士对《金证券》记者坦言,虽然IPO重启,但控量、压价发行使得项目周期拉长,承销费收入下降。
    遥想当年,2010年、2011年IPO市场火爆,分别有349家和283家企业首发上市,券商分别摘得承销保荐收入163.4亿元和130亿元。《金证券》记者发现,IPO重启的一年多时间里,券商承销保荐收入相比以往,仅恢复了一半左右。
 
苦熬上会
时间成盈利“杀猪刀”

    即便好不容易等到IPO项目发行,投行在单个项目上的利润率也不及往日——IPO暂停导致项目周期拉长,投行成本随之大增。
   《金证券》记者了解到,对于IPO项目,券商通常采取的是分段收费的模式。其中,上市前可以拿到的股改咨询、辅导等费用,在50万-200万元左右;承销和保荐费通常要等到新股发行后才能拿到,费用一般是企业IPO募集资金的5%-8%。
   “IPO怎么收费,每个项目都不一样,要看和企业谈判的情况。”江苏一位从事IPO审计的注册会计师告诉《金证券》记者,有的投行会在进场时就先拿一部分 保荐费。有的则是上市后才一起核算费用,但中途如果出现企业IPO撤单或被否,导致辅导时间拖很长,也会相应要求增加辅导费。
    这位注册会计师算了一笔账,IPO项目排队期间,投行团队几乎是“亏本”经营的。一个IPO项目团队,通常会配置5-8个人,即便按照基层员工的月工资 7000-8000元计算,一年仅工资支出最少也要40万元,这还不包括两位签字保代的工资支出和津贴。由于IPO暂停拉长企业排队时间,现在的IPO项 目周期短的3年,长的甚至有5-6年的,项目团队光是人力成本就达数百万元。
    此外,在IPO问责压力下,投行背负更大保荐责任,不管是对拟上市公司的财务核查,还是申报材料的反复修改和补充,投行的工作量和成本都明显增长。
   “要么在项目公司,要么在路上。如果回自己公司,肯定是在粘发票忙着报销交通住宿费。”有投行员工如此调侃。

业务吃不饱
注册制改革“慢慢等”

    2015年以来,IPO发行加量供应,仅一季度就有68家新股公司拿到IPO批文,占2014年全年的五成左右。IPO审核与发行节奏加速,被市场解读为消化存量的注册制改革“前奏”。但对投行来说,这还是“吃不饱”。
   “自2012年开始,IPO长期停发。恢复发行后,由于新股发行体制改革不顺利,再加上现在要推注册制,导致发行节奏放缓。并购重组市场看似火爆,但失败 概率也很高。有很多投行人觉得目前的状态很难受,找不到工作的成就感。”德邦证券国际业务部总经理、财经作家班妮如是说。
    上述投行人士告诉《金证券》记者,由于新股发行控制数量,整个IPO链条上的人关心和讨论最多的,就是IPO发行名额,什么时候能轮到自己的项目上会?该人士就有两个项目正在排队,一个是2012年上报申请材料被受理的,另一个在去年8月份报会并受理的。
    如何看待即将面对的注册制改革?“2013年底IPO发行新政刚出来的时候,确实是认真研究并兴奋了一阵子。但目前看来,改来改去,核心的问题没有太大变化,只能慢慢等了。”这位投行人士抱怨。
    尽管IPO业务难做,但一单项目下来,动辄几千万元收入仍是不小的诱惑。《金证券》记者了解到,此前极度依赖IPO业务的中小券商,正在对投行人员结构进行调整。
   “我们今年招聘了一些财经公关、财富管理机构的人员。注册制实施后,投行的通道作用减弱,企业会更看重投行的服务能力和承销能力。”华南一家中型券商投行部负责人告诉记者。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