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股发行难破23倍市盈率“魔咒”

低于行业均值六成

金证券记者 李砾


    劲道十足的牛市,却没能让新股发行价往上涨一涨。《金证券》记者统计发现,5月5日-7日这一周申购的23只新股中,发行市盈率最高的是艾华集团 (603989)、金海环境(603311)等5只股票的22.99倍,最低的是中光防雷(300414)的13.24倍。整体来看,此间IPO市盈率仅 相当于同期行业市盈率均值的40%左右。
   “监管层并没有明确表态说不能超过23倍市盈率,但有去年几只高价股的案例摆在那,谁也不会轻易去挑战。”京城一投行人士在接受《金证券》记者采访时表 示,目前新股发行参考的指标是证监会去年年初公布新政时确定的,后来没有新指示出来,新股发行也就没有做新的变动。

估值标准一年没变
    2014年1月12日,证监会紧急发布《关于加强新股发行监管的措施》,明确发行人应依据《上市公司行业分类指引》确定所属行业,并选取中证指数有限公司 发布的最近一个月静态平均市盈率为参考依据。如果新股发行市盈率高于行业均值,发行人需在招股说明书及发行公告中补充说明其中的风险。
    最新一批新股的发行情况显示,其定价远远低于上述参考指标。这一点,在创业软件(300451)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据创业软件定价公告,公司属于“软件 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截至2015年4月29日,中证指数有限公司发布的行业最近一个月平均静态市盈率为140.58倍。而创业软件发行价14.02元/ 股对应的市盈率为22.98倍,仅相对于行业均值的16%。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本周申购的23只新股中,发行市盈率最高的为22.99倍,最低的为中光防雷的13.24倍。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有7只新股可参考 的行业市盈率均值在70倍以上,13只新股的行业市盈率均值超过50倍。整体来看,新股发行市盈率仅相当于同期行业市盈率均值的40%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本周市场震荡加剧,但沪市股票的平均市盈率仍接近20倍,深市股票平均市盈率超过45倍,而创业板平均市盈率更是在90倍上方。
    回顾过去,新研股份(300159)2011年12月创下的发行市盈率纪录为150.82倍。星河生物(300143)、雷曼光电(300162)、东方 财富(300059)、汤臣倍健(300146)等17只股票都曾发行市盈率破百倍。为何本轮IPO重启后,新股身价却始终难以上涨?
   “我们现在用的市盈率参考指标,还是沿用去年年初的行业市盈率数据。当时股市还处于低迷,大部分行业的平均市盈率在20倍上下。”上述投行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解释,这个指标距离现在已经很长时间了,不能代表目前二级市场的客观情况。

23倍市盈率“红线”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最近发行的23只新股中,有半数发行市盈率逼近23倍,却没有一只新股敢跨过这道“红线”。
    数据显示,艾华集团、金海环境等5只股票发行市盈率为22.99倍,先导股份(300450)等5只新股发行市盈率22.98倍,惠伦晶体(300460)和浙江金科(300459)发行市盈率分别为22.96倍和22.97倍。
    23倍市盈率“魔咒”的威力不限于此。记者注意到,自2014年6月新股发行二次重启至今,共有150只新股完成申购工作。其中,发行市盈率高于23倍的 只有去年6月的两只股票——依顿电子(6003328)和富邦股份(300387)分别为23.2倍、23.01倍。此后,再无新个案。  
    上述投行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解释,“现在投行圈内是有这个默契,向监管层上报发行方案时,发行市盈率最好不要超过23倍。23倍也不是监管层划定的,而 是投行圈里互相交流心得,担心发行价报高了,拿批文会不顺利。”不过在其看来,目前低价发行的症结倒不在市盈率上面,而是不敢碰触超募和老股转让的红线, 这是监管层不允许的。
  前瞻网分析师梅智勇告诉记者,“老股减持是弥补新股发行数量不足的重要方式。在项目募集资金数额不变的前提下,老股减持的多少主要取决于发行定价,发 行定价越低,需要减持的老股就越少。”事实上,目前上市的新股中,大部分都是在2012年及以前向证监提交IPO申请的。彼时,就已经编制好募投项目和所 需募资金额。
    而根据《证券法》有关规定,公众上市公司总股本低于4亿股以下的,其公众流通股比例不得低于25%。这也意味着,在堵住超募和老股转让两条路的情况下,IPO公司只能按照3年前甚至更早就设定好的发行数量和募集资额来实施。
    据了解,目前投行制定新股发行价的方法并不复杂,大部分都直接套用定价公式,即(募集资金+发行费用)/发行数量=发行价。再根据同行业上市公司最近一个月静态平均市盈率和23倍市盈率孰低的标准,进行微调。

“人造牛市”引争议   
    由于新股发行定价与二级市场的估值差距越来越大,其上市后股价猛炒势头成风。
    今年以来,埃斯顿、暴风科技两只新股上市后股价分别飙升10倍、20倍,风头正盛。此外,不少次新股在春节以后,走出第二波大涨的曲线,新股的财富效应继续扩大。
    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投资与保险系副教授黄建中此前指出,“新股定价过低加剧炒新的隐患,使原本应该属于上市公司的募集资金流向一级市场的投资者,进而损害二级市场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对此,投资机构们却不这样认为。“打新的赚钱效应,可以吸引资金持续关注新股发行,确保新股发行顺利。在监管层加快发行节奏消化IPO存量,为注册制改革 铺路的大背景下,估计新股发行还会延续低发行价、低市盈率的原则。”南京一位关注打新的私募经理告诉《金证券》记者。
    那位京城投行人士也认为,新股低价发行的局面暂时不会发生改变。不过,他希望新股定价管理能够“松一松”,建议引入其他估值标准,例如行业平均市净率等,方便新股公司根据自身情况灵活定价,满足募资需求。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