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IPO一对一私下推介悄然流行

网下路演成摆设

金证券记者 陈岩

“网下路演已经没多大意思,以后发行人完全可以取消网下路演,省下这笔费用了。”北京一位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向《金证券》记者直言,他本周参加了某下周申购新股的路演推介会,“在现场,承销商除了招股说明书以外不敢多说一个字,和机构几乎没有交流,路演成了走过场。”
    
网下路演反应冷淡
    飞天诚信、依顿电子和龙大肉食本周的路演会均是提前结束。从参会的机构人士反馈情况来看,原本预计2个小时的路演推介,平均只用了一半的时间就宣告散场。现场的互动交流也只是简单几轮提问,高管都是紧扣招股说明书内容回答。
    “现场去的多是机构研究员和投资助理,也是抱着去认识一下、混个脸熟的心态。”一位参加了飞天诚信路演推介会的私募机构投资助理对《金证券》记者坦言,早 在IPO重启之前,就对拟上市企业做过功课,调研过。“真正看好的新股,会从其他途径加强沟通,谁会真正指望路演这两个钟头?”
    由于路演推介会现场反应冷淡,不少拟上市企业甚至取消了网下路演。《金证券》记者梳理后发现,已经公布招股方案和路演推介计划的9家新股企业中,目前只有 伊顿电子、飞天诚信和龙大肉食三家举办了网下路演推介会;北特科技、雪浪环境、一心堂药业三家公司明确表示取消网下路演;而联明机械等剩余三家公司未公布 网下路演安排。
    “客户决定取消网下路演,主要是想省掉些麻烦。”沪上一位财经公关经理告诉《金证券》记者,其客户正是启动招股的9家拟上市企业之一。“能在首批拿到批文,说明公司的质量和发行方案都是受到监管层认可,客户也对自身比较有信心,所以就取消了网下路演。”
       
一对一私下沟通吃香
    虽然省掉网下路演环节,但拟上市企业和承销商仍旧忙得脚不沾地。
    “从端午节以后就一直在北京,先是等批文,拿到批文后就忙发行的事情。”有参与此次新股发行的投行人士对《金证券》记者透露。
    对于发行人私下与机构一对一交流或闭门会议的说法,该投行人士表示,确实存在这些情况。“不过按照新规,路演推介期间,承销商、发行人与投资者任何形式的 见面、交谈、沟通,均视为路演推介。推介内容不得超出招股意向书及其他已公开信息的范围,不得对发行价格提出建议或预测。”
    根据证监会规定,将对发行人路演推介进行抽查,如果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在路演推介过程中使用除招股意向书等公开信息以外的信息,将被中止发行,并视具体情况对发行人、主承销商采取监管措施,涉嫌违法违规的依法处理。
    上述私募机构投资助理向《金证券》记者透露,现在的接触方式更偏向于一对一沟通,包括私下喝茶等形式。一般是券商出动销售部门向机构发邀请,公司主要高管出席。“这种形式的沟通,机构也会很重视,会派出投资经理或者资深研究员出面,比网下路演的层次要高。”
       
打新报价似易实难
    不管是公开路演还是私下沟通,发行人和机构之间都能冷静对待、从容应变。但落实到具体打新操作上,机构们就不淡定了,新股报价成为此次IPO重启的最大“吐槽点”
    浙江一位私募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调侃说,监管层是给机构们省事儿呢!以前新股报价要考虑市场环境,调研企业基本面,参考变量,使用专业模型,经过几轮修 改,最后才得出价格。现在简单了,从招股书里找出募资额A,发行费B,发行股份数C,计算(A+B)/C即可。
    5月下旬,监管部门与券商开沟通会,口头传达了老股转让比例、谨慎看待超募等“政策红线”。“按照监管层的要求,企业要严格控制老股转让比例,并且披露具 体发行费用。这样一来,如果企业不进行老股转让、发行费用又公开了,没有这些变量,新股发行价格基本可通过简单的算术题解决。”浙江私募人士指出。
    新股发行价清晰,并不意味着打新变得更容易。当报价区间集中时,机构中签率成为一大问题。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