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白酒掉入深渊:酒企苦盼IPO自救


金证券记者 李砾

    白酒行业深度调整,上市酒企受到业绩与估值下滑的双重煎熬。但这些却挡不住区域性白酒企业欲登陆资本市场的雄心,酒类电商也纷纷举起IPO大旗。时过境迁,5年前资本“喝酒吃药”的疯狂局面已经难以重现。面对如今投资圈的冷脸,拟上市酒企能否借IPO迎来春天?

苦等IPO
    据证监会披露资料,目前共有三家白酒企业在排队IPO。其中,酝酿上市多年的迎驾贡酒排在前面,处于预先披露更新状态,而口子酒业和金徽酒仍处于中止审查状态。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三家白酒企业排队时间都不算短。迎驾贡酒和口子酒业都是2012年现身IPO排队名单的,金徽酒则是次年加入。在此期间,成功进入A股市场的白酒企业屈指可数。
    自2009年洋河股份上市至今,5年多时间里,仅青青稞酒和今世缘两家白酒企业成功IPO。后备军团中,曾经意气风发剑指IPO的西凤酒、红星二锅头等区 域酒企代表,如今都选择了低调蛰伏;2013年-2014年,浏阳河酒业两度借壳,欲实现曲线上市均宣告失败,足见白酒企业实现资本之路的艰辛。
    在业内人士看来,眼下并非酒企IPO的好时机。中投顾问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梁铭宣向《金证券》记者坦言,行业调整期内,白酒企业表现普遍较差,难以赢得投资者欢心。即便IPO成功,企业募集资金也与黄金时期相差甚远。
    那么,迎驾贡酒等三家企业坚守IPO的动机何在?“区域白酒企业争相上市是受行业竞争所迫。”梁铭宣指出,在“茅五洋”等全国性酒企的竞争压力下,区域白酒处境艰难。若能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无论是募集资金,还是提升品牌影响力,对其业绩改善都是非常实用的。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在接受《金证券》记者采访时也认为,白酒行业进入恶性竞争时代,名酒企业纷纷将渠道下移,区域白酒遭受挤压。

超长寒冬
    2013年以来,白酒行业步入深度调整期,即便是上市酒企的日子也不好过。
    统计数据显示,A股16只白酒股当中,目前已有10家酒企公布了2014年业绩、业绩快报或是业绩预告,其中9家白酒企业的业绩出现了下滑或亏损,整体情况难言乐观。
    据悉,老白干酒2014年净利润同比下滑9.80%;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去年净利润下滑幅度均超过50%;水井坊和酒鬼酒预计2014年的亏损幅度均超过 亿元。其中,酒鬼酒预计2014年亏损0.9亿元至1.2亿元,同期水井坊预计亏损4亿元左右;今世缘、青青稞酒、皇台酒业、洋河股份等酒企业绩也都有不 同程度的下滑。
    拟上市白酒企业同样面临行业冲击。迎驾贡酒预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公司2014年白酒销售额和销售量均出现一定程度下滑;主营业务收入26.60亿元,较2013年下降14.08%。  
    预收账款常被视为白酒企业的“业绩晴雨表”。财务数据显示,迎驾贡酒2012-2014年预收款项余额分别为5.91亿元、3.54亿元和4.19亿元,整体呈下降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口子酒业和金徽酒仍处于中止审查,尚未补充去年的财务数据。

深度套牢
    引人关注的是,拟上市白酒企业都有一群上市的幕后推手。
    据预披露招股书,迎驾贡酒身后共潜伏4家创投机构。2011年7月,联想投资、光大金控创投、中科汇通(山东)股权投资基金、天津君睿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四家机构,以8.16亿元的代价获得12%的股权。
    口子酒业背后,则是高盛2008年入股,持股比例达到25.27%,持有期长达7年的尴尬局面。金徽股份背后更是有一批更擅长于资本运作的股权投资者。金徽股份大股东亚特投资在当地从事矿产和房地产业务投资,实际控制人李明和李雄两兄弟都不是白酒行业出身。
    “2010年前后,不少股权基金和产业资本都冲进去了。”沪上一位长期关注白酒行业的机构人士向《金证券》记者指出,“只是后来白酒行业深度调整,想要赚一把就走的想法,现在很难实现了。”
    上山容易下山难,当初高价冲进白酒行业的资本如今面临套牢的风险。
    以迎驾贡酒为例,公司2014年每股收益0.68元,此次新股发行数量上限为1.32亿股,摊薄后每股收益合0.57元。同行业上市公司中,今世缘营业收入、净利润规模与迎驾贡酒相近。参照今世缘目前的市盈率17倍计算,迎驾贡酒上市股价有望达到9.69元。
    届时,四家创投机构所持股份市值有望达到8.37亿元,持股近四年,累计收益率仅2.5%,甚至不及降息前的一年期存款基准利率。

前景难料
    “四年前,大大小小的白酒企业聚会上,几乎都在讨论各类资本入股白酒企业的消息,整个行业都是亢奋的。”白酒专家孙延元告诉《金证券》记者,联想、高盛、 中信等金融资本都曾经在2011年前后大举布局白酒行业,在全国各地注资优质的区域龙头企业。以联想控股为例,2010年至2012年期间,先后入股湖南 武陵酒业、河北乾隆醉酒业、山东孔府家酒业、安徽文王酒业、四川蜀光酒业等区域酒企。
    但从公开信息来看,资本在投资区域龙头酒企之后,利用并购和上市退出的案例并不多。肖竹青表示,目前不是兼并重组的最佳时机,因为白酒业的调整还需要几年时间,当白酒也出现跳楼价时,并购重组潮也就到来了。
    2015年2月7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全国酿酒行业2014年运行数据。数据显示,我国白酒行业去年累计产量1257.13万千升,同比增长2.5%。而按照白酒行业“十二五”规划,到2015年,我国白酒产量达960万千升,这一产量目标早被打破。
    沪上那位机构人士进一步指出,“4年前这个喝酒吃药概念盛行的时候,白酒行业的平均市盈率超过50倍,现在估值调整只是价值回归。现在这个阶段,以前扎堆 进驻白酒行业的资本想要获得超额回报并不现实。”在其看来,整个白酒行业产能过剩的状况还没有发生根本改变,想要走出行业调整期还有很长的路。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