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城农商行扎堆冲锋上市

“上市筹备是我们今年的重点工作,我们会加强拓展业务,填补薄弱环节,达到监管机构的上市标准。”1月5日,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董秘刘勇奋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近日,上海盛融将其所持有的上海农村商业银行1.54%股权(7700万股)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这意味着,农商行一直以来因为股东结构存在的问题已解决,为日后上市扫清了障碍。

1月4日,郑州银行也证实,该银行的新一轮增资扩股方案已通过审批。

一直低调的农商行尾随城商行终于开始展开上市行动,然而去年地方银行IPO一直“有花无果”,那么今年城农商行两兄弟能迎来“丰收”吗?

  为上市前赴后继

截至目前,中国147家城商行中只有北京银行 (601169)、南京银行 (601009)、宁波银行 (002142)三家上市,不过这未能阻挡城商行上市之决心,它们通过产权市场转让股权,调整股权结构清除上市障碍,在去年前赴后继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IPO“冲锋”。

2011年2月,浙商银行18000万元价格转让300万股股权;4月,大连银行1070名自然人股东挂牌转让11533.2万股股权,成都银行转让6600万股股权;6月,成都银行再次转让3000万股股权,天津银行再度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278.92万股股权;7月,徽商银行第十大股东奇瑞汽车全部转让所持2亿股;8月,广州银行在重庆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出售19.99%的股份,中投公司完成对上海银行7%的股权收购,福建海峡银行的权在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转让5445万股股权(2.387%);11月,温州银行在天津产交所挂牌转让共计1.07亿股的7.09%股份;12月,重庆三峡银行拍卖2200万股股权。去年一年下来,城商行一连串“除滞”行动令市场目不暇接。

被城商行上市热情感染,一直沉默的农商行也开始行动。重庆农商行拔得头筹,于2010年12月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成为首家上市的中国农村金融机构。自此之后,北京、上海、广州、江苏等多家农商行都提出了A股上市的申请。

作为境内最大的农村商业银行,北京农商行从去年开始进行客户结构和资产结构调整,去年4月完成总额134亿元的增资扩股工作,化解了90亿元不良资产,并在上个月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表示增资扩股会与IPO相连接。

上海农商行在调整股权结构上更是“摩拳擦掌”,其大股东上海盛融投资有限公司上个月将其所持有的上海农村商业银行7700万股(比例1.54%)挂牌转让,转让单价高达6.48元,这是近年来城商行、农商行等地方银行挂牌的最高价。尽管转让价高昂,仍然引来两家客户举牌竞价。

  先要解决“拦路虎”

城商行、农商行扎堆上市,在许多专家看来是为了提升资金运作能力,增加自身影响力。然而想要达到这些效果,其自身存在的问题及监管部门设置的高门槛是不小的阻力。

某股份制商业银行上海分行资深人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农商行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农业贷款、农村小微企业贷款等方面,虽然业绩增长迅猛,但由于贷款金额相对较小且涉及面广,农村信用担保体系发展也很缓慢,贷款成本和风险都比较高,不良贷款余额普遍“不太好看”。

要上市,农商行先要要解决上述“拦路虎”。而市场传言的监管部门对上市银行提出的资产规模大于700亿元以及早就规定的拨备覆盖率、资本核心充足率、不良贷款率等要求更是又刷掉了一大批城农商行。

不过从目前来看,城农商行上市表现都不错。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9月末,全国城商行不良贷款率0.79%,比年初下降0.12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也达到了298.69%。而2011年下半年公布的“十二五”规划中,“三农”问题成为发展的重中之重,这也为农商行的业务发展及上市提供了利好条件。

“城农商行上市有利也有弊。”上述银行人士对本报记者指出:“一旦上市,公司决策、业绩都会更为透明,在各界监督下能避免不规范操作。但不能将上市作为圈钱的手段,需要完善银行的现代企业制度,更好地保护股东的利益。”

目前监管当局、投行、商业银行等多个渠道均释放出商业银行上市松动的信号,今年能否成为城农商行的上市之年,市场拭目以待。

编辑:王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