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新股实际控制人频拥境外居留权

上交所首席经济学家建议:若有疑虑用脚投票
    
金证券记者 储伟伟

6 月9日,10家企业拿到上市批文,IPO终于重启。上海联明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幸运地出现在10家首发名单中,徐涛明、吉蔚娣夫妇作为实际控制人,合计控股 75.93%,两人都拥有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拟上市企业中,徐州赛摩电气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厉达、王茜和厉冉一家三口,三人合计持有公司 76.68%的股权,且均拥有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
    这绝非个别现象,现如今IPO企业中屡见不鲜的实际控制人、高管的境外身份,让不少投资者犯起了嘀咕,原因是担心这类企业上市后会被利益侵占、有关人员“金蝉脱壳”。甚至有人戏谑称,“为跑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上海证券交易所首席经济学家胡汝银教授对《金证券》记者表示,如果投资者对此类企业心有疑虑,完全可以审慎对待,用脚投票。他同时呼吁法律改革,加大对大股东掏空上市公司行为的严惩力度。
    
敏感的“境外居留权”
    上市公司中,家族企业批量持有境外居留权的情况早不鲜见,近来更有加速趋势。
    以今年1月新股初次开闸为例,多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经加入外籍或者拥有海外永久居留权。比如东易日盛的陈辉、杨劲夫妇,拥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权;贵人鸟的 林天福及林清辉、丁翠圆夫妇,拥有菲律宾的永久居留权;友邦吊顶的时沈祥、骆莲琴夫妇,拥有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这些股票虽然已经上市半年,仍有不少股民对其控股股东的境外居留权持负面看法。一些公司的市场走势也并不乐观。例如东易日盛、贵人鸟、友邦吊顶,刨除最初的非理性爆炒,3月4日收盘以来分别回落35%、24.45%、25.3%。
    目前公布的拟上市企业中也不乏这样的例子,上海联明机械董事长、总经理徐涛明、董事吉蔚娣夫妇作为实际控制人,合计控股75.93%,两人都拥有澳大利亚 永久居留权。隐匿外资身份的徐州赛摩电气也是一例。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为厉达、王茜和厉冉一家三口,三人合计持有公司76.68%的股权,分别 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董事、董事兼副总经理职务,且均拥有澳大利亚永久居留权。
    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光英律师告诉《金证券》记者,股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没有境外色彩的中国国籍股东,如果其行为出现异动,可以给市场和监管部 门留出反应的时间。而有境外居留权或是外国国籍的企业控制人出现经济问题,可以跑到国外,短期内不回来,追踪半径扩大,监管相对有难度。他认为,把企业做 到上市,是不少企业家的终极梦想,但这些企业上市后,已经移民的实际控制人还有多少精力留在企业,值得投资者关注。      
   
延期解禁还是严惩违规?
    根据相关法律,境外居留权的取得并不意味着国籍的改变,单纯取得居留权的居民,其身份仍然是中国公民,其行为仍然受到我国相关法律的约束。山东大学上市公 司治理研究中心谢永珍教授对《金证券》记者表示,境内的控股股东拥有境外居留权时并不影响其企业性质,这些企业的行为也必须遵守我国相关法律与法规。从公 民身份以及企业行为两个方面来看,仅仅具有境外居留权的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对IPO的进程不会有太大影响。
    她同时对《金证券》记者指出,无论是否拥有境外居留权,部分公司IPO后,控股股东可能基于自身资金紧张,对公司前程担忧或是资金外逃等多种原因,在IPO解禁期满后精准套现,这对上市公司的稳定发展带来了极为不利的影响。
    她建议,为了避免大股东套现对上市公司波动的影响,监管部门应该实施差异化的解禁期制度,即根据IPO后上市公司的成长以及盈利状况、控股股东是否拥有境 外居住权等实施解禁期的差异化,而非仅仅参考上市的时间因素。“为了防止资金外流,对于拥有境外居留权的控股股东,应该规定较长的解禁期”。
    胡汝银则认为,资本市场日益开放兼容,用过多的行政手段约束不合时宜。他举例表示,中国企业在海外上市的也不少,也并未受到过多的政策约束。如果股民对此类企业心有疑虑,完全可以审慎对待,用脚投票。
    他提醒股民睁大眼睛判断企业的投资价值,“要看企业是否赚钱,公司治理结构是否完善,控股股东有没有掏空企业的嫌疑。如果对企业有疑虑,就不要高价购买它 们的股票,企业的估值自然会越来越低。”他同时呼吁法律改革,加大对大股东“金蝉脱壳”等行为的法律惩处力度。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