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通宇通讯29名骨干神秘离职

激励股权七五折贱卖

金证券记者  李砾


    在IPO巨大的造富效应下,拟上市公司原始股权的“含金量”可想而知。奇怪的是,广东通宇通讯股份有限公司的十几名骨干股东,却在首次IPO折戟后、第二次冲击IPO前夕放弃股权,其中的大部分弃权是因为离职。身兼股东的这些公司骨干,为何密集离职?

29名骨干低价获股权
    通宇通讯的前身是通宇有限,1996年12月成立,注册资本50万元,吴中林、时桂清夫妻俩分别持股60%和40%。公司主要为移动运营商提供通信天线、射频器件产品。
    此后经过几轮增资,通宇有限的股本从50万元扩至5000万元,但股权格局并未发生变化,直到2010年才有所松动。
    2010年7月,吴中林控股的宇兴投资,以及包括通宇有限的高管,核心员工唐南志、刘木林在内的29名自然人,合计增资252万元。之后,通宇有限的注册资本由5000万元增至5252万元。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这次的增资明显带有股权激励性质。通宇通讯承认,考虑到高管和核心员工对公司发展的贡献,按2009年12月31日经审计净资产, 减去股利分配后的每股净资产的75%为定价基准,即4.12元/出资额进行增资。最终,29名骨干获得了0.5万股-8万股不等的持股。
    三个月后,也就是2010年10月,通宇有限整体变更为股份公司,正式向IPO发起冲击。改制后的公司股本数量从5252万股变为8200万股,公司骨干们的持股成本摊薄至2.64元/股(不考虑分红因素)。
    骨干们的持股成本有多低?跟外部投资者比较就可得知。同年12月,通宇通讯引入中科创投等四家外部机构投资者,入股价合10元/股,是公司骨干持股成本的近四倍。

IPO折戟骨干离职潮涌
    2012年4月,通宇通讯首次IPO闯关失利。公司的股权结构很快出现松动。
    《金证券》记者梳理后发现,2012年6月至2014年3月,通宇通讯有14名自然人股东将手中股权悉数转让,提前离场无意于该公司的资本盛宴。其中8人离职,1人退休,5人出于“家庭需要资金”。
    值得关注的是,离职股东的队伍中不乏高管身影。8名离职股东分别为袁洁新、王东、王周龙、赵锐、唐南志、彭蛟、丁勇和周力。其中,唐南志离职时身兼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两职,丁勇任公司监事。
    能在公司筹备上市之初就获得股权激励,骨干们对通宇通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尤其像财务总监、董秘这样的关键角色。唐南志离职后,通宇通讯证券代表李春阳接任董秘一职,原财务部副经理杨晨东代替财务总监职务。
    通宇通讯首次IPO失利后,公司内部究竟出现了怎样不可调和的矛盾,产生怎样的利益冲突,才导致高管、骨干集中离职?外界不得而知。但离职潮对通宇通讯的冲击显而易见。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2011-2013年,通宇通讯分别实现利润总额为8676.13万元、6580.92万元和7936.07万元。虽然公司业绩2013年出现回暖,但仍低于2011年的盈利水平。

净资产7.5折贱卖成谜
    如果说人员流动带来的股权更迭具有一定偶然性,那么5名股东在上市前夜低价“处理”手中的股权,就很不寻常了。
    如前所述,2012年6月至2014年3月,通宇通讯共有14名股东转让股权。《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其转让定价均参照当期净资产价格的75%。其中,涂 红星、张利华等5人因“家庭需要资金”,分别以3.87元/股、3.93元/股和4.49元/股的价格将手中股权悉数转让。上述转让价格分别对应2011 年底、2012年底和2013年底经审计每股净资产5.16元、5.24元和5.98元的75%作价。
    通宇通讯骨干股东们,为何以低于每股净资产的价格“贱卖”手中股权?《金证券》记者再次致电通宇通讯证券部,电话却处于无人接听的留言状态。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