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签闯三关:机构吐槽网下“打新”


金证券记者 陈岩

虽然首批新股已经网下申购,但机构普遍还处于混沌摸索的阶段。
    “早就料到机构的打新热情,但四五百家机构采用群狼战术、哄抢同一只新股,还是蛮震撼的。要拿到新股,不仅要拼智商、运气,还要拼人品的。”沪上一位券商 资管人士刘恒(化名)对《金证券》记者感叹,“网下申购太麻烦了,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跟主承销商保持沟通,搞好关系。”
    
剔高价
“价高者得”经验失灵

    新的IPO游戏规则下,报价成为机构能否入围的关键因素,但“价高者得”并非唯一法则。
    根据证监会新规,初步询价申报中,至少要剔除总计报价最高的10%的申购量,剔除部分不得参与网下申购。
    “目前机构网下配售的原则是价格优先、数量优先、时间优先,价格是机构比拼的第一因素。”刘恒对《金证券》记者透露,其管理的资管产品此次参与了我武生 物、楚天科技的网下报价。“不敢乱报价,重点参考了主承销商的投价报告,然后私下跟主承销商方面谈了好几次,才确定了三个档次的报价。”
    一般来说,新股发行人允许每个网下投资者最多可以申报三档申购价格,申购价格最小变动单位为0.01元。
    值得一提的是,首批两只新股剔除的最高报价部分远远超出10%的比例。其中,新宝股份将不低于10.52元的申购报价进行了剔除,占初步询价申购总量的44.51%;我武生物则将不低于20.2元的初步询价申购予以剔除,占发行累计申购总量的57.94%。
    其他新股中,纽威股份、楚天科技分别剔除28.49%和11.16%;良信电器、天保重装、炬华科技的剔除比例则分别对应80.46%、20.07%和18.09%。“这些新股在剔除高价时,下手都挺猛的。可以看出公司对高价发行的谨慎态度。”刘恒直言。
    《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在公布的招股书中,新股的重要股东们都对减持权限设置了“不能低于发行价”的承诺。
    “不能低于发行价减持,是IPO新规中硬性要求的。如果定价虚高,上市后跌破发行价,股东特别是PE股东反而不能套现实现退出。”北京一位投行高管向《金证券》指出。
    
限家数
20张“入场券”一票难求

    “要过剔除高价这一关就很难。首批新股是市场争夺的香饽饽,大家肯定都会在主承销商的投价报告的基础上,再上浮一些。但谁也拿不准,这个高价的标准究竟是 多少?”刘恒对《金证券》记者坦言,“我们也问过主承销商的项目保代,但得到的回答模棱两可,因为是新制度,保代也搞不清,说是要看具体申报情况。”
    如果足够机智和幸运,打新机构顺利过了第一关。接下来,还将面临第二道考验。根据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相关规定,公开发行股票数量在4亿股以下的,提供有效报价的投资者应不少于10家,但不得多于20家。这也意味着,小盘股最多只能有20个网下配售对象。
    实际上,绝大多数新股都将受限于20个网下配售对象。统计数据显示,IPO排队企业中,中小板和创业板股票占比逾七成。首批50多家新股里面,仅陕煤股份一只股票发行10亿股,突破了4亿股的门槛。
    北京那位投行高管对《金证券》记者表示,“怎样确定有效申报价格?按照以往的惯例,是参考全部报价的加权平均价,或者中位数。但实际操作中,IPO企业和主承销商完全可以自己看着办的。”
    该高管称,如果某个报价区间里,个人投资者占比过大,或者该区间20个投资者申购总数不足,都会导致主承销商会放弃这个区间。另外,如果IPO企业觉得自己企业资质特别好,也可以选择比中位数高一些的发行价。
    以新宝股份为例,在未剔除高报价之前,网下投资者共有505家给出了报价和申购,申购数量为80.14亿股;剔除最高报价、圈定19家投资者后,所对应的累计拟申购数量之和仅为2.035亿股。505家机构中最多只能有20张门票,其概率仅合4%。
    
自配售
承销商“关系户”待遇优

    入围后能获得多少配额?主承销商的作用不容忽视。
    值得注意的是,新股中还引进了主承销商“自主配售”制度。落实在首批新股中各有不同。以纽威股份为例,其承销商中信建投明确表示,除考虑投研能力、报价、 有效申购数量等常规因素,“曾参与或拟参与主承销商融资项目,或与主承销商有其他业务合作记录等,亦会给予一定考量权重。”
    “很明显,和主承销商有过合作,或者关系好的买方机构,会得到主承销商有限考虑。”刘恒告诉《金证券》记者,这种模式在欧美资本市场很常见。
    “如果A股以后也推广这种方法,承销商为了照顾关系户,本身就有了压低发行价的动机。这也符合监管层扼制高价发行的要求。”刘恒表示。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