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人口老龄化不利股市?


罗惠良

人口老龄化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按国际惯例,60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达10%或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达7%,即意味着该国跨入“老龄化社会”;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达14%,进入深度老龄化或“老龄社会”。按此标准,我国于2000年即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近年来老龄化加快趋势已非常明显。
    不仅如此,我国还存在一些有别于他国更为严峻的问题。其一,老龄人口规模巨大。据全国老龄委预测,我国60岁以上老龄人口在经历2050年左右的顶峰后将维持于3-4亿规模,超过全部发达国家60岁以上人口总和。其二,老龄化进度惊人。据联合国预测,我国从步入“老龄化社会”到“老龄社会”,大致历经25年左右的时间,是历史上老龄化进度最快的国家。其三,城乡与区域之间老龄化显著失衡。西方发达国家的城市人口老龄化水平一般高于农村,但我国农村老龄化水平高于城镇。
   人口老龄化意味着作为经济增长“源动力”的人口红利将逐渐衰竭。更重要的是,人口老龄化会带来居民金融资产配置偏好转变。
   首先,老龄化引发家庭总收入及金融资产拥有率下降。实证统计显示,美国户主在45岁-54岁和55岁-64岁的家庭收入最高,之后显著下降,而收入直接决定家庭的金融资产拥有状况,美国户主年龄55岁-64岁家庭的金融资产拥有率最高。
   其次,老龄化导致储蓄率下降。理论研究表明,老年人口比重每提高1个百分点带来的储蓄率增幅,达不到劳动年龄人口单位升幅的贡献。人口老龄化与人口结构变化势必导致国民收入中消费与储蓄再分配,促使居民储蓄率与投资率下降。美国人口老龄化的影响在其比例达到10%左右,即20世纪70年代有所显现,当时储蓄率出现了下降,个人金融资产中存款货币资产的比重跨越顶峰后快速下滑。日本20世纪70年代进入老龄化社会时储蓄率为40%左右,随后的80年代下降了5个百分点,到90年代末已降至27%。
   最后,老龄化过程伴随债券资产、“机构性资产”持有比例上升。老年人投资与资产配置倾向于风险低、流动性好的债券,尤其是国债等金融资产。美国家庭债券持有率最高的是65-74岁人群,其1998年-2007年债券资产平均拥有率约5%,高于其他年龄段的户主。
    此外,人口老龄化进程还将带来社会财富加快集中。高盛集团研究认为,中国在2010年或2012年左右已步入加速老龄化时期。由于人在35-50岁处于收入最高的阶段,最喜欢储蓄,而在60岁到70岁处于把储蓄花出去的阶段,老龄化意味着这两个时期间的距离会快速接近,人们从攒钱到花钱的速度会加快。因此,财富集中趋势越来越明显,尤其是作为财富主要拥有者的中产阶层的迅速老龄化,更加快了这一进程。

(罗惠良,中国建设银行高级经济师。)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