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1号店创始人去职震动创客圈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传了许久的1号店创始团队离职,终于在7月14日晚间落定,1号店以及大股东沃尔玛同时向外界宣布,创始人兼董事长于刚以及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刘峻岭离职。
    “有一种创业叫为他人作嫁衣”,“有一种悲剧叫出局”,尽管于刚和刘峻岭已经准备运作医药电商“壹药网”谋求东山再起,但这样的结局仍然让众多市场人士和创业团队唏嘘不已。
    “先拿到钱干起来再说”,这是许多初创企业面对资本的态度。然而等真正小有成就,不少创始人却发现“自家的孩子到了别人家”,如何恰当地进行股权融资成了相当多“创客”的成长烦恼。
 
黯然出局
    “我们把1号店看成自己的孩子,倾注了所有的心血和情感,我们吃饭、走路、做梦都想到1号店,1号店是我们的一切,我们用‘心’而不仅是用‘脑’做1号店。” 在这封联名发布的内部信中,于刚和刘峻岭表示,相信这是一次理性的选择,是经过数个月内心煎熬和充分思考后的选择。据了解,在做出离职决定之前,两人已有新的职业规划,准备运作医药电商“壹药网”,但考虑到1号店目前已是跻身中国前五的电商,这样的结局显得无奈和心酸。
    资料显示,此前1号店股权结构中,沃尔玛占有51%的股份,平安集团约持有30%多的股份,于刚和刘峻岭则持有约10%的股份。
    中投顾问零售行业研究员杜岩宏对《金证券》记者分析,1号店业绩亏损巨大,高层人事变动与创始人和大股东合作不佳有关,双方经营理念差异太大,难以磨合。按照创始人的想法,1号店想要打造成中国顶尖的网上超市,与其他电商之间的竞争激烈,偏好烧钱扩张,而沃尔玛线下业务是其主营业务,相对追求稳健发展。经营理念不同、利益摩擦,长久的貌合神离导致两者劳燕分飞。
    而在市场人士看来,创始人当初对融资把控不周全,也是酿就今日结果的重要原因。2008年7月11日,“1号店”正式上线,开创了中国电子商务行业“网上超市”的先河。2009年受金融危机影响,1号店出现资金短缺,困境中公司将80%的股份以8000万出让给了平安集团。
    与此同时,零售巨头沃尔玛也对1号店虎视眈眈。2011年11月,沃尔玛从平安手中收购1号店20%的股权;2012年,沃尔玛对1号店增加投资,持股提高至约51%,取代平安成为1号店最大股东。
    上海荣正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合伙人何志聪对《金证券》记者表示,跨国公司的收购理念就是希望从上到下控制被投资方,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这在中国多少有些水土不服。1号店的创始人可以称之为“类职业经理人”,他们对公司发展方向、管理模式有自己的一套想法,但在股权约束下无从施展身手,最终导致矛盾爆发。

创客算盘
    在业内看来,创始人出走后,1号店或许会摇身一变成为沃尔玛O2O商城,但这极有可能是一种“双输”。
    杜岩宏指出,沃尔玛在中国线上业务发展不良,是因为中国电商行业的竞争格局基本形成,新进入者难以获得较大的市场。
    沃尔玛本来想借力1号店,实现电商业务与1号店的整合,但随着1号店高层出走频繁,这一愿景将鸡飞蛋打。
    《金证券》记者了解到,1号店离职风波在“创客”中引起不小的震动。阚逸龙,南京工程大学应届毕业生,已是南京年轻人心目中的“创业英雄”。通过租赁服装、拍照,在大三的时候他就买了辆奥迪。如今,他成立南京城市之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在为一款综合APP四处奔走,因为看好项目前景,来自杭州的投资人豪掷5000万砸这个项目。
    阚逸龙透露,这家公司自己持有15%的股权,85%的股权属于投资方。“1号店确实让人惋惜,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认为,现在创业项目找投资相当困难,只能拿到钱先干起来,想拿投资,又想拿到比较多的股权,这在现实运作中几无可能。
    他表示,目前的这位投资人本身就是IT出身,有做实体的经验,双方还能比较愉快地“玩耍”。公司已经在寻找B轮投资人,这个过程中必然还会涉及股权稀释。“万一以后被踢出局,我也输得起,毕竟自己还年轻。”
    然而对创业老兵来说,则是另有想法。王为(化名)在南京创业十几年,第一个是传统IT项目,互联网的龙卷风吹来,这个项目自然无疾而终;第二个是B2C项目,运作两年后迎来一个“土豪”,甩了几千万的同时,也拿走了公司80%的股权。合作中,双方逐渐滋生矛盾,土豪开始慢慢在公司中安插嫡亲,受股权结构限制,王为感觉在公司渐失话语权,终于在土豪入驻一年半后选择离开。目前第三个是O2O项目,随着项目逐渐走上正轨,近期也有不少投资机构频伸橄榄枝,王为都没敢接招,只是表示“考虑考虑”。

企业命数
    南京另一位创业者也对《金证券》记者表示,最近几年创始人“养大了孩子被抱走”的案例不断,导致创业者的心态异常纠结。“A轮还好,到了B轮,股权结构调整是件相当痛苦的事。投资方进来,股权肯定要一步步地稀释,一些知名创投还是比较有操守的,一般也就拿20%-30%的股权。他们知道,项目做大了,即便股权少也能获利丰厚。但土豪的玩法就很粗暴,动不动要控股。”他感慨,有几个创业团队能碰到知名创投?大多数时候只能屈服于资本,目前公司B轮融资过后,几个创始人的股权在三成左右,“说不定我在C轮也滚蛋了”。  
    对此,何志聪建议,创业团队进行股权融资必须想清楚,除了拿钱,投资方还要能改善公司的管理、引进资源,就中国的现实情况来看,混合所有制是比较接地气的做法。他认为,公司是被并购,还是被淘汰,或者投资方、创始人交融促进,“这都是命”,而公司的命数由两大因素决定。
    一是公司基本面,产品、项目具有先发优势或者极强竞争力。二是创始人个性,创始团队能一直保持初心,而非想套现、傍大款、找大树。如果能坚守这两点,创业团队在引活水的同时仍能掌握绝对控制权。
    以大家熟知的阿里巴巴为例,日本软银是目前阿里最大的股东,但是根据阿里巴巴投票权协议,马云和阿里巴巴执行副总裁蔡崇信,虽然个人持股均不足10%,但IPO后软银持股部分的投票权将由马云、蔡崇信等人代持,二人掌握的投票权足够牢牢掌控阿里。

编辑: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