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拒绝愚蠢:音乐节加速互联网化


金证券记者 江芬芬

    以前搭讪靠借火,现在搭讪都用充电宝。在互联网科技时代,改变的何止是社交方式?互联网公司无孔不入,包括正在中国噪起来的各式音乐节。不满于早前摆摊设点的初期营销,如今这些公司甚至步入了前台,挖潜音乐商业的新大陆。

互联网化
    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上半年,遍布内地的各种音乐节将近百场。除了音乐人、乐迷嗨翻天,各类互联网公司也搭上了顺风车。
    在2015年上海草莓音乐节上,陌陌、网易云音乐、多米音乐、虾米、乐视、美丽说等一长串公司出现于现场,开演了一场火热的营销战。有网友感慨,以前去音乐节至少要准备两百块钱以备园区内花销,现在参加音乐节,基本靠拿广告传单、扫描二维码参加活动,就能蹭吃蹭喝还能带走市面价值两百块钱的纪念版赠品离去。“啊,伟大的互联网时代!”
    不过,以互联网势力“心比天高”的性子来看,显然不满足于仅在音乐节上摆摊设点。
    8月10日,2015优酷-土豆理想音乐节全国四城巡演启动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发起人透露,理想音乐节与优酷土豆一同打造的全新O2O模式,将让全体乐迷获得更多的选择权和话语权,让乐迷真正成为音乐节的主人。据介绍,互联网音乐节最大的特点就是用户来自互联网,内容来自互联网,形式来自互联网。因此,观众不仅可以随时通过网络来关注理想音乐节,还能够通过网络票选,选出自己喜爱的音乐人进入理想音乐节的音乐阵容。
    而且不论是在现场参与音乐节,还是在网络观看音乐节,乐迷都可以在观看的同时,实时进行讨论、评价,开启弹幕,甚至吐槽。
    视线前拉,乐视网也早已盯上了音乐节这块阵地。4月24日,乐视音乐与摩登天空宣布达成最新战略合作,将于五一期间举办的上海草莓音乐节打造成国内首个付费直播音乐节。据了解,5月1日-7日乐视对草莓音乐节进行线上直播和直播回放。截至5月3日,线上直播的总观看人数已超过10万。主办方并未透露具体收益,但从直播页面上的付费标准估算,主办方至少收获300万元的票房。
    此外,今年国庆节左右,上海“电”闸全开,长岛春浪音乐节、回声公园音乐节、爵士上海音乐节、简单生活节、风暴音乐节、魔马音乐节、优土理想音乐节均将粉墨登场,其中多个音乐节由互联网公司参与策划、直播或承办。

激活创收?
    传统的唱片行业是签艺人、发唱片、做经纪等单线性方式,音乐节拓展了音乐在国内的表现方式和内涵,这也使得音乐节在被判为夕阳产业的传统唱片行业中杀出了一条新路,成长为音乐行业内最大IP之一。乐视音乐负责人向《金证券》记者透露,“公司早在去年就开始布局‘乐视音乐节’,并且已连续多年直播了包括中国的草莓音乐节、丹麦的罗斯基勒(Roskilde)音乐节、挪威的YA音乐节等。”
    乐视音乐认为,与摩登天空的联手,也是各自边界的打破与行业布局的突破。这只是新玩法的开始,以后更多的互动体验方式也会源源不断地推出。
   《金证券》记者接触的圈内营销人士则指出,乐迷以年轻人居多,对互联网公司来说,音乐节这一平台可以说是相当廉价的营销、引流模式,难怪外界评论“互联网搞死了唱片业,但音乐节大行其道”。
    事实上,对于互联网公司的暗送秋波,音乐节的主办方也是求之不得。据了解,目前音乐节就盈利状况而言,仅是“小康之家”,远远达不到“大富大贵”。比如去年京沪双城草莓音乐节25万人次到场,剔除工作人员、艺人团队、媒体、赞助商、黄牛票等,真正的购票人数大概在18万左右。以现场单日票中值260元计算,两地三天总计门票收入超过4600万元。按照门票与赞助费7:3的比例,赞助费大概在2000万元左右。
    尽管如此,草莓节的开支也为一笔庞大的数字。据估算,两地草莓音乐节的制作费用在2000万元左右,加上票务网站的提成费用、场租成本以及其他费用,最终盈利不会超过800万元。而其他商业气息不甚浓厚的音乐节,盈利预期更加下探。
   “跟去年相比,今年的盈利状况提升不多。”迷笛演出公司CEO单蔚对《金证券》记者称。在人人争抱互联网企业大腿的今天,音乐节又哪能骄傲拒之?乐视音乐负责人同样不讳言,乐视音乐通过与各种音乐IP的合作,让从前即使内容优质也无法突破线下途径限制,从而不能获得更多良性收益的状况,得到改善。

缺少专业
    谁也不会否认,国内音乐节的商业价值还会增长,但对于互联网势力的入侵,业内不乏一些吐槽声。
    各路资本进来打的都是反哺音乐的旗号,实际上,在强大的商业力量面前,音乐难免往后退缩。资深行业观察者郭艳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我们有些音乐节,跟着冠名赞助商的要求调整档期,甚至跟着大牌艺人的档期调整档期,随机性非常强。而在国外,成熟的音乐节都有非常固定的档期,让乐迷们有一个期待,形成一个常态。”
    采访中,单蔚倒是显得云淡风轻,“就像资金来源会有房地产、媒体、地方政府等,互联网只是新的平台、工具,音乐的本质不会变。”拒绝互联网肯定是愚蠢的,但音乐节缺的不是商业是专业,而这也是圈内渴盼互联网力量能改变的。

编辑:朴文